别让大件旧家具成烫手山芋

来源:北京日报

用了一年多的床垫,挂在二手平台半个月,价格从40元降至1元,依然无人问津。跟收废品的大爷好说歹说,还搭上了旧电视,旧床垫才被收走。最近,一位租客跟记者分享哭笑不得的生活经历,而这样的情况如今十分常见。

大城市社会流动性强,许多人的搬家频次很高。小物件可以打包带走,旧家电尚有人愿意回收,唯独床、柜子等大件家具让人犯难。当初买入时都是零件入户、现场组装,如今运下楼势必大费周章,而多数小区物业仅提供一个暂存场地,不负责最终处理。在废品回收站看来,旧家具的“含金量”太低,费人费力最后赚个十块八块,实在划不来。一来二去,大件旧家具成了烫手山芋。

只算小账,大件旧家具的回收确实不划算,但从一个城市的大账来看并非如此。有估算数据显示,成都中心城区的大件垃圾每天超过150吨,北京恐怕只多不少。不论是从节省空间计,还是从资源利用计,这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体量。更何况,北京正在推行垃圾分类,现实中暴露出的梗阻恰恰是我们下一步应当发力的重点。目前,一些社会机构提供收费处理大件旧家具的服务,但100块回收一个床垫、400块回收一个衣柜的标准让许多人难以接受。相比之下,海淀区选择了“政府托底”的路子,在全区建立了几十个大件垃圾回收中转站,居民可以通过相关小程序选择付费上门回收服务,也可以自行将废弃家具免费投放到中转站。而前者的费用,比市场价至少低一半,吸引了一些居民尝鲜。

“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财富。”以大循环来看,旧家具还是有一定二次挖掘的价值,现实中回收通道之所以不畅,根本上在于拆解、搬运等前期成本投入太大。不论是社会机构,还是“海淀模式”,虽然都尚未完全发展成熟,但大方向已经清晰,那就是付费回收。广大市民应当慢慢转变思维,接受这一新的现实。倘若不想花这份“冤枉钱”也很简单,源头减量、少买少换,这也是绿色生活的题中应有之义。

当然,这个过程中,管理部门还是要拿出系统性的解决办法。在这方面,德国设定垃圾处理的法定机构,要求所有家庭必须参与并缴纳年费,进而可在固定时段集中清理大件垃圾;日本要求市民到便利店购买垃圾处理票,只有贴票的大件垃圾,才会被运走。可以看出,管好垃圾其实很考验治理智慧。不论是外国的经验,还是自己的探索,都不无启示。(崔文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