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轴大夫”郝吉: 率队每年发现上百个轮轴故障

来源:科技日报 

郝吉在对超声波探伤机进行校验 侯晓风摄

匠心追梦人

“我刚入职时,看到用超声波探伤机检查铁路配件,觉得好玩又新鲜,感觉这活儿不太费劲。”郝吉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等自己上手了,才明白这项工作并不轻松。

1981年出生的郝吉,2000年从锦州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来到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锦州车辆段(以下简称锦州车辆段)工作。

今年是郝吉从事轮轴探伤作业的第21个年头。13年间,郝吉从一名普通的探伤工成为探伤工长,荣获“沈局工匠”、企业首席技师、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称号。“有人称我们轮轴探伤工为‘轮轴大夫’,这话也不假。我们干的就是,给轮轴‘看病’的活儿。”他说。

6月7日,郝吉被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任命为“全国铁路首席技师”。

结合经验总结探伤检修法

在工友眼中,郝吉早已是单位的“主心骨”。每每遇到拿不准的问题,大家一定会第一时间找他询问。

5月8日的一次例行检查中,工友王磊在对轮轴进行超声波探伤检查时发现,一条轮轴的轮座镶入部有一处可疑波形,波形游走和高度与正常波形略有偏差,与裂纹波形存在明显差异,但又查不出具体原因,于是赶紧找郝吉帮助鉴定。

经过反复检查、认真分析比对,郝吉初步判断:此部位可能存在裂纹故障。经过分解检查,该部位沿圆周有一条长度为20毫米的横裂纹。

“检查过程中,我学了知识又长了见识,郝吉在探伤检查方面真的很有一套!”王磊边说边竖起大拇指。

轮轴探伤作业是对货车轮轴的轮座镶入部、轴身、轴径根部进行圆周式扫描,每条轮轴检查时间为3到5分钟,检查时需要推拉轮轴确认上百次。一天下来,郝吉要检查上百条轮轴,这个动作就得重复上万次。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郝吉对自己工作的总结,他深知自己的岗位责任重大,一个小问题就可能酿成严重的铁路交通事故,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在一次对首次组装的轮轴进行探伤作业时,即便组装时间较近,以前类似的轮轴也从没发生过故障,他也没敢有丝毫懈怠。他在这次探伤中发现,该轮轴可能存在故障。

郝吉的判断没有错。经解体发现,该轮轴距轮座镶入部外侧30毫米处有一条长度约60毫米的横裂纹,这一发现防止了一起可能发生的铁路事故。

为进一步提升轮轴检修质量,郝吉带领班组人员对历年发现的轮轴故障进行统计分析,结合自身经验,总结出“七六五四探伤检修法”,编制完善了“HMIS轮轴检修信息实时分析系统”,提高了轮轴判伤率和精准定位轮轴裂纹故障发生效率。

2013年,郝吉升任工长。他带领其所在班组职工每年发现各类轮轴故障上百个,其中有重大价值的就达30余个。

干的时间越长胆子越小

刚刚参加工作时,为能迅速提升业务水平,郝吉把工作中遇到的每一个难题、每一个故障都记在一个小本子上。看见老师傅,他就拿开小本向他们请教。同时,他还坚持自学超声波检测、磁粉探伤等专业知识,把相关内容制作成100多张小卡片随身携带,有空就背,随时随地“充电”。

很快,郝吉掌握了超声波探伤技巧,对每一种轮轴故障波形都做到了心中有数,迅速成为班组里的技术尖子。

超声波探伤仪器,是“轮轴大夫”的“听诊器”。不过,有的探头用不到半个月就出现磨损,导致探测精度下降,不得不更换。每个探头造价3000余元,每次更换时,郝吉都会很“心疼”。

为了保证探测精度,减少探头磨损,郝吉尝试过很多方法。反复摸索试验后,他总结出在耦合液回路口加过滤网的方法,有效延长了探头使用寿命并提升了探测精准度,大幅降低了探伤成本。

“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多少钉子?团队,是确保铁路安全畅通的重要力量。”郝吉说。

作为技术带头人,为能提升青年职工的操作技能,郝吉主动“传、帮、带”,面对面地讲、手把手地教。

在郝吉的努力下,他所在班组内的年轻职工中,先后有5人获得技术标兵称号、1人获评高级工人技师、2人被评为工人技师、他带的5名徒弟全部获得铁路高级探伤工职业资格证书。

“咱们干的是精细活,需要手、脑、眼协调配合来发现轮轴上的‘小疾小病’。”郝吉深有感触地说,干的时间越长自己的胆子越小。

“胆子小不是坏事,只有我们的心越来越细、眼睛越来越锐利、脑子越来越灵活,轮子才会越来越安全。”郝吉对同事们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