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有个铁牛村,“新村民”多来自北上广深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用新观念“赋能”乡村,和老村民携手推进乡村振兴

  四川有个铁牛村,“新村民”多来自北上广深

曾几何时,大量农民以在城市扎根为奋斗目标,而如今,随着乡村逐渐富裕,农村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城里人前往。四川省蒲江县西来镇铁牛村,聚集了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50余名“新村民”,其中不乏从未在农村生活过的地道“城里人”,另外还有300余名候鸟型“新村民”不定期在这里居住。

这些“新村民”挥别大城市的繁华,并非仅仅贪恋田园牧歌,而是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与老村民一同投身村子的建设,推进乡村振兴。

他们为何放弃都市繁华,如何融入农村生活,怎样参与乡村振兴?带着这些问题,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来到铁牛村一探究竟。

 “新村民”主要来自北上广深

在武汉出生、香港求学、非洲当志愿者、上海工作……来到铁牛村之前,30岁出头的范文昊从未长期在农村生活过,可谓地地道道的城里人。如今在铁牛村,她的日子过得特别清静、惬意。

“一直以来对乡村很向往,喜欢新鲜的水、食物、空气,”范文昊说,“于是就在留意有没有合适的乡村居住和工作,机缘巧合,最终选定了铁牛村。”

在铁牛村的村道上,不时有操着外地口音的人在村中散步,也能看到诸如“粤A”“沪A”牌照的外地车辆行驶而过。如今铁牛村有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年龄跨度从“60后”到“90后”的50余名“新村民”长居,另外还有300余名候鸟型“新村民”,不定期来村里居住。

“‘新村民’主要来自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原来所从事的行业多种多样,有教育、金融、建筑、医药等等。”周鸿宇说。

周鸿宇原来是一名国企职工,来四川旅游后,就深深爱上了这里的慢节奏,经范文昊介绍,便辞职来到铁牛村。

建筑师施国平虽然是铁牛村第一批“新村民”,但在蒲江县的明月村已经居住了近10年,早就将自己看作了四川的老村民。2014年,他在明月村深度参与陶艺产业的规划,连同一众艺术家将这个原来的贫困村打造成了远近知名的“网红村”。

“在明月村主要做的是依托陶艺的乡村文旅产业,觉得没有触及到农村的根本,我到铁牛村想在农业上做一些事情。”施国平说。如今,他携在生物医药行业工作的夫人和12岁的孩子举家迁至铁牛村,开始了新的生活。

他们让这个村变得不一样

小桥流水、荷塘亭台、橘树成林、一幢幢白墙青瓦的徽派小楼……乍看之下,铁牛村与川西南一个较为富裕的林盘村落没有太大区别。但来到村子中央,沿一条碎石铺就的小径走进“丑美生活馆”的院子里,立刻感到这里别具一格。

“丑美生活馆”原本是村里的一栋废弃小楼,“新村民”来了之后,就将它利用了起来,进行了精心打造。一楼的公共会客厅用于平日的会议、论坛、接待等活动;旁边是一个对外营业的餐厅,“新村民”在这里将本地菜品改良升级,与二十四节气相结合,打造出一道一道乡土创意菜;二楼设置了亲子活动室、文创工坊、咖啡茶饮休闲平台等空间,充满浓郁的现代艺术气息。

周末的亲子讲堂、英语课、剪纸培训等教学,让老村民耳目一新。“去年举行的‘丑美生活节’,全村来了3000多人参加,好不热闹。”铁牛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徐帮淼说,“‘新村民’带来的新观念和生活方式,都是大城市才有的。”

27岁的铁牛村村民曹彬洋原来在镇上开了家火锅店,听说村里的变化,便回来加入了餐厅的运营,“每个月工资五六千元,最重要的是‘新村民’教会了我们很多新知识和理念,未来村里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变化,大家都很期待。”

深入“丑美生活馆”旁丑橘园,还能发现隐藏于密林当中“新村民”创造的“新东西”:几栋精巧、别致、“悬空”在地面上的小竹屋。施国平和几位定居这里的建筑师,在园里内嵌的这个乡村新场景叫做“食疗愈度假小屋”。

“这是我们过去三年研究乡村新场景成果的一个样板,利用农用地配套设施用地,用竹制板材等全生态材料制作小房子,适合家庭式、社群式乡村度假游。”施国平说,“归隐田园不是逃避城市、把农村当成后花园,而是要在农村积极地创造价值。”

 新老村民共同探索产业升级

“我理解田园的‘田’是农业生产,‘园’是农村的品质。”作为明月村规划师的施国平深感乡村振兴必须牢牢依靠农业产业。而对于铁牛村来说,丑橘产业虽然已经发展多年,但还停留在传统的种植养殖和农家乐经营,产业转型升级是面临的最大问题。

“现在种植丑橘的时候,村民还会打农药,已经不符合生态环保的理念了,但他们一时半会也改不了,‘新村民’带来的绿色产业发展理念、模式,正是当前我们最需要的。”徐帮淼说,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提供了很好的政策和外部环境。

在“丑美生活馆”的“新老村民共创中心”,一次次讲座、论坛、交流产生的“头脑风暴”中,他们逐渐形成了铁牛村围绕生态发展的新思路。今年2月,“新村民”开办的企业,与老村民的集体经济合作社联合组成了新的企业,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此外,他们还成立多家机构、组织,开始共同探索如何让产业更新换代,实现乡村振兴。

“刚开始有些老乡对‘新村民’还有抵触情绪,现在发现是共赢的事情。”曹彬洋说。

新的企业正在开展果林种植、鱼塘养殖,物业、文创、农旅等项目的整体规划建设与运营。“其实老村民也在激发我们的创新,可以说,这个企业就是一个孵化器,好的想法在这里产生,然后实施。村里的餐厅就是孵化出的一个项目。”范文昊说。

“其中最重要的,还是有机农业理念的引进,生态种植养殖的探索,如果还持续当前的种植养殖方式,不仅破坏生态环境,还难以提升产值。”施国平说,为此,他们已流转9亩林地、承包6亩鱼塘,开展纯绿色种养殖循环的试点。“新村民”期望能够起到示范和带动作用,产生良好的效益,让老村民接受。

“我们老村民有好的自然资源,‘新村民’有人才优势、技术和运营经验,新老村民可以说是很好的商业组合形式,相信一定能有很好的成果。”徐帮淼说。(记者高健钧、袁波、董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