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琼崖星火自此起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9日 08:50:00  来源: 海南日报

原标题: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琼崖星火自此起

1926年6月,中共琼崖一大召开并选举产生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从此,琼崖革命事业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

琼崖星火自此起

■海南日报记者 习霁鸿 李佳飞

1926年6月的一天,在海口市竹林里邱宅(今解放西路竹林里131号),12位年轻人围坐在一方木桌旁,热切地讨论着,随着讨论愈发深入,隐蔽在竹林里的这座宅院渐渐沸腾起来。只不过这沸腾也是克制的,他们始终保持着对外界的警惕。

一墙之隔的马路上,行人们面容枯槁,眼神晦暗,为了基本温饱而苦苦挣扎。他们也许并未留意,一场翻天覆地的改变正从邱宅里迸出火苗、发出光亮。

是的,那一日,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里召开了。《中国共产党海口历史》中将其总结为:“从此,琼崖革命事业有了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

海南岛上,即将掀开火热的革命新篇章。

新:如今的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星火燃起的声响

建于1919年的邱宅现今已经百年“高龄”了,前往邱宅,还是得像过去一样,穿过热闹繁华的解放西路,循着竹林里最静谧的一处去。人声渐稀,那一座外表低调温润、像是被岁月包了厚浆的宅子,就是它了。

跨进邱宅二进的门槛,老旧的桌椅出现在眼前,历史的门似乎也被推开:12位有识之士聚集于此,时而低头细语,时而慷慨激昂。

不如,我们一起去那张简易的木桌前,凑近听一听——

12人围在一起。唯一站起来的那一位手持书稿,侃侃而谈,正在传达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和广东区委的指示,那是中共广东区委特派员杨善集。剩下的11人聚精会神地在听,他们分别是:王文明、罗文淹、冯平、许侠夫、周逸、何德裕、李爱春、黄昌炜、陈三华、陈垂斌、罗汉,代表了琼崖240多位党员;

他们分析了全国和琼崖的革命形势,讨论了琼崖党组织的主要任务,通过了关于职工运动、农民运动、政治工作、军事工作等决议,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党琼崖地方委员会(简称中共琼崖地委)。因故未能到会的陈德华和柯嘉予也在琼崖地委中各有任职;

艰苦的环境下,参会的12人越说越激动,越谈越坚定,12双手不由得紧紧握在一起。明知即将踏上一场至艰至险的革命苦旅,但伟大的志向让人无所畏惧,他们誓要叫这旧日换新天,挽救百姓于水火。

“中共琼崖一大的召开标志着琼崖人民的革命斗争第一次有了中国共产党坚强的领导核心。”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四级调研员陈立超说。会后,大家走出邱宅,发动群众运动,发展革命武装,建立起了自己的武装队伍,展开了数十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

祖国南溟的兄弟姊妹们,你们再等一等,光明,马上就要来了。

旧: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老照片。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翻拍

黑暗中的一束光

生活在新中国、未曾经历过战争和压迫的年轻人,要想了解光明对琼崖人民何其珍贵,我们需要先窥探一番此前的黑暗究竟有多么压抑。

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孤悬海外的琼崖也未能幸免:于外,西方列强向琼崖倾销大量洋物什,打压琼崖经济,导致大量本地企业、手工作坊破产,人们无以为生;于内,政局动荡,各方势力你争我夺,辛亥革命之后的15年时间里,琼崖的行政首脑先后换了15任之多。广东南路八属总指挥邓本殷盘踞琼崖时间较长,他在任上大开赌禁,加征关税,滥发货币,导致琼崖经济濒临崩溃,民生凋敝。而据罗文淹的文字资料记载,邓本殷视人命如草芥,可谓“无日不杀人”,有时一天就要枪毙三四十人。

在漫长又叫人喘不过气的暗夜中,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号角吹响了!一束光照进来了!

“五四运动促进了琼崖人民的觉醒,更推动了琼崖早期知识分子的成长和琼崖早期革命知识分子群体的形成。”陈立超说,五四运动之后,王文明、杨善集、冯平等一批青年知识分子深入工厂和农村,宣传新文化、新思想,而他们自身也迅速成长,初步形成了琼崖早期革命知识分子群体。

由于军阀的残酷镇压,岛内学习环境恶劣,20世纪20年代初,琼崖出现了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出岛求学热潮,《新青年》《马克思全书》《共产党宣言》等先进报刊和图书随之传入海南岛,深刻影响了琼崖社会。

一方面是琼崖人民自身革命意识的觉醒,另一方面,中共中央也先后派出一批早期党员、青年团员到琼崖开展革命活动,举办党员培训班,发展新党员。参加中共琼崖一大会议的代表罗汉,就是当时被党中央派往琼崖的人之一,也是会上唯一的非琼籍党员代表。

五四运动播撒下的种子在琼崖开花结果,琼崖的中共党员从最初的十多名发展到中共琼崖一大会议召开时的240多名。当时全琼12个市、县都建立了党团的基层组织,为中共琼崖地委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琼崖开启新篇章

大事已定。12位年轻人短暂休息后,又匆匆离开邱宅,各自奔赴新的战场。

跟随他们的脚步,我们一道去看看那弥漫全岛的硝烟——

1927年9月23日凌晨,讨逆革命军在琼海市嘉积镇椰子寨打响了琼崖武装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启了琼崖“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传奇;

1939年2月10日,刚刚成立2个月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在海口市云龙镇潭口渡口阻击不可一世的日军,打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武装抗日第一枪,极大地鼓舞了琼崖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志;

1949年,在定安县岭口镇,琼崖纵队分别于12月1日和20日在岭口墟东南面油毛肚处岭口墟至嘉积镇公路旁设伏消灭来犯之敌。这两次战斗,我军围歼国民党军一个王牌团,在琼纵战史上首创歼敌近一个团的战例;

……

每一声枪响,都是冲锋的号角;每一次冲锋,都不可避免有人牺牲。从1927年9月23日打响全琼武装暴动第一枪,到1950年5月1日海南岛解放,整整23年的革命武装斗争中,光是有名可查的烈士就有2.3万多人,参加一大会议的12人中,11位在早期革命斗争中英勇牺牲,被杀害的革命群众超过40万。但纵使濒临绝境,琼崖革命的火种也从未熄灭过。

1932年秋至1933年初夏,在母瑞山的200多个日日夜夜,外有敌军多次扑咬,内有蚂蟥野兽伺机而动,再者还有饥饿与疾病的煎熬,100多人的革命队伍最终仅剩下26人成功突围,撤下母瑞山。

“革命同志死一人,生百人!”母瑞山下,收起悲痛,革命星火重新蔓延全岛,火势燎原,终于“烧尽”了与人民群众为敌的所有敌人。

穿过历史的枪林弹雨,回到邱宅的院落里,阳光炽烈,每一个角落都被照耀得明亮而生动。邱宅的糖胶树上恰好落下片片树叶。它栽种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与崭新的琼岛共成长。现今,沐浴在海南自贸港的阳光中,它枝繁叶茂,摇曳生姿。

(习霁鸿 李佳飞)

责任编辑:小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