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心更大了”——与任正非面对面

新华社记者赵东辉、梁晓飞、王菲菲、马晓媛

9日,华为公司创始人、CEO任正非在山西太原参加了“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仪式。这是华为赋能煤炭行业的一大举措。

华为2020年业绩如何?是否会多元化发展?如何看待手机等终端业务?对未来经营信心怎样?任正非就社会关注的诸多问题,与中外记者面对面。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少人、无人、安全、高效,未来向全世界矿山提供服务

问:华为与山西共建的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在华为全球布局中是什么定位?

答: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提供联接。但是到了5G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这些都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所以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成立了联合实验室,以便了解这些行业的需求。

我们在全球大概有100多个研究所和联合实验室,大多数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美学……各类专业技术研究所,少量应用型实验室是与客户合作建立的联合实验室。

这次我们在山西建立了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是将5G用于矿山服务的提升。现在这个实验室已经有了220位专家,其中53位是来自华为的专家,华为的专家多数是电子技术专家,150多位是山西对煤炭行业比较了解的专家,他们组成了一个联合实验室,实行双重责任制。在煤炭方面,煤炭行业带头人的话语权要大一些;在电子方面,华为带头人的话语权偏大一些。

  任正非(中)在山西省寿阳县的一个煤矿井下(2020年12月7日摄)。新华社发

在5G应用上,世界上多数信息通信技术公司都没有选择矿山作为突破口,但我们选择了矿山。中国有5300多座煤矿、2700多座金属矿,如果能把这8000多座矿山做好,我们就有可能给全世界的矿山提供服务。你们有机会可以参观一下天津港,天津港装船、运输都是接近无人化的,我们希望矿山也走向无人化。如果我们真正实现了这一步,对加拿大、俄罗斯在北冰洋地区的矿山开采将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冻土地带的条件极其恶劣,人们不愿意在那里生活,这么丰富的资源在那里睡觉,如果无人方式开采,这些资源都被开采出来,对人类社会将有重大贡献。

问: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将会给山西带来什么变化?

答:我们能帮助煤炭行业实现少人、无人、安全、高效,这不仅解决了煤矿的安全、高效生产问题,让煤矿工人可以“穿西装、打领带”地工作,也可能带动山西煤矿机械发展。

山西煤矿的建设总体不错,绝大多数煤矿已经实现机械化,少数煤矿已走向了自动化,我们把信息通信技术应用到矿山中,最主要是帮助煤矿实现智能化。

比如说,山西预防瓦斯爆炸的系统做得非常好,但是有4根线连接瓦斯传感器,两根电源线、两根信号线。当我们进来后,瓦斯传感器就不需要有线了,设备供电使用电池,往上无线传输。不仅在坑道里可以随意布置,而且随着矿机任意前进,不需要因为布线导致矿机的采掘移动进展变慢,就提高了产出能力;用小型电池低能量地对瓦斯报警器供电,12-18个月更换一次电池即可。我们会和山西煤炭系统合作起来推进防爆系统的进步,这个产品也可以推广到全世界。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先从“煤矿军团”开始,向机场、码头、钢铁拓展

问:华为成立“煤矿军团”,是否也要进军钢厂、码头等?

答:为什么叫“军团”?“军团”的说法来自Google,我们是向Google学习的。“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

港口、码头已经规模化先开始了。煤炭是第一个采用“军团”模式的。将来你们可以参观深圳机场、上海机场、迪拜机场……我们大大缩短了机场的调度时间。例如,遇到雷暴天气或者各种问题导致机场全面混乱时,重新排廊桥的位置,人工一般要4小时,现在几秒钟就排好了;而且每架飞机在跑道上的滑行时间节省了2分钟。

你们还可以参观湘潭钢铁厂,炼钢炉、轧钢机前已经没有人了,真正实现工人“穿上西装、戴着戒指”在控制室里炼钢、轧钢。随着VR、AR的使用,炼钢炉里的化学成分用眼镜就能看见,不需要像过去拿一个勺子舀出来在外面进行化验,这样提升了炼钢速度,增强了合金钢能力。

港口也是一样,宁波港、蛇口港多数工序已经无人化了。在这些领域是否实行“军团”模式,要看需求。机场、码头大量是数学问题,很好解决;煤矿大量是物理、化学问题,对我们是一个新问题。

音乐,我们也组成了“军团”。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把声学等各种科学家压缩到一个团队里,去形成新的音乐“军团”。

是否做“军团”,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我的信心更大了,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

问:一年前您说对华为在挑战中活下来有信心,一年过去了,您现在还对华为抱有一样的信心吗?

答:我对华为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2020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都实现了正增长。欢迎你有机会去参观一下宁波港,看看深圳的机场,以及迪拜机场、德国汽车工厂等,都因为我们提供了5G服务而产生了巨大进步。现在我们还是在继续获得大量客户的信任。

我们开展了“南泥湾”计划,这个名词实际上就是指生产自救。比如,我们在煤炭、钢铁、音乐、智慧屏、PC机、平板等领域都可能有很大的突破。

所以,我们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

现在我们只想自己多努力,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煤矿就是机会,这么多煤矿将来产生上千亿元价值,上千亿元可以养活多少人呀。

问:现在华为手机业务收入不可避免地在下滑,华为也在从其他新的机会点获取收入,您觉得这些收入是否可以对冲掉手机业务的下滑?如果是,需要经过多长时间?

答:我认为,今年就差不多了。

问:华为会多元化发展吗?

答:我们不会拓宽我们的业务环境,煤炭行业和钢铁、码头、机场在5G的应用,基础平台是一样的,有些区别,但大多数技术是共同的,所以我们主要是拓宽电子系统和软件计算系统在不同行业得到应用。我们深入对煤矿的了解,将来使我们的电子系统和软件系统能够为他们提供非常好的应用服务。我们给煤矿提供的服务做得好的话,就如微软给航空发动机提供信息服务一样,有一个出色的服务模块。微软不会去造发动机,我们也不会去挖煤。

华为永远不会多元化发展。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平台,上面可以生长各种各样的“庄稼”。我们给煤炭提供的平台,与给电信、交通提供的平台是一样的,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现在煤矿不太会用这个平台,我们就多参与一些,让他们会用我们平台。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终端不只是手机,华为永远不会出售终端业务

问:荣耀业务剥离出去后因为获取了芯片供应,获得了进一步的成功。华为是否在考虑,或者有没有考虑过剥离其他一些业务或产品线?

答:荣耀的剥离是为了上游的供应商和下游的渠道商。如果荣耀不向上游的供应商采购零部件,就会导致各国的供应商受到伤害;如果没有产品向下游的渠道供货,渠道就会干枯,影响大量就业。因此剥离荣耀是在环境所迫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

剥离之后,华为没有荣耀一分钱股票。他们的生产规模越大,就越挤压华为手机的生存空间,但是我们要理解供应商、渠道商和用户的需求,应该克制自己,顺应潮流。

问:华为未来还继续保留高端手机业务吗?还是说像荣耀一样考虑出售?

答:不要将终端只理解为手机,只要与人、与物所有联接的东西都叫终端。比如,用于汽车无人驾驶的激光雷达、超声波雷达、多普勒雷达,家庭应用的煤气表、水表、电视机、安全系统……都是终端,手机只是终端的一部分。所以,华为未来可以转让5G技术,但是永远不会再出售终端业务。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理想

问:关于芯片领域,华为正在做什么?有打算投资或收购相关芯片企业吗?

答:贸易是双方受益的,不是哪一方单方面受益。美国公司向中国供应货物,有利于它改善财务质量;如果华为公司生产规模能扩大,也使美国公司供应能扩大,这是双方有益的事情。我们还是期望能够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零部件、机器设备,美国公司也可以与中国经济一起共同发展。

我们只是埋头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产品。因为我们的产品非常好,世界就会有一部分客户坚定不移地选择我们,所以我们度过了艰难的2020年。我们要继续服务好这些优质客户,为客户创造价值,让这些客户相信我们。

我们不可能投资芯片行业,这是砂子变电子的产业,我们的能力是数学,所以要依赖全球化解决。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全球化的理想,无论怎么制裁、怎么封锁,坚持全球化的路线不动摇。

人类社会在进步,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独自完成全球化的产业,越来越需要全球共同努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